首页 > 文化 > 正文

遭遇投资骗局1500万打水漂

2022-06-09 23:58 来源:搜狐


遭遇投资骗局1500万打水漂

十年打官司又遇重重司法黑幕

重庆市民四处奔走无果,向中央有关部门举报司法官员

最近,重庆市民许鸿向中央纪委监委、中央政法委员会等相关部门反映,自己出巨资参与了朋友承包的工程,竟遭遇了赤裸裸的欺诈,然而,在近10年身心疲惫的打官司过程中,又遭遇了难以置信的司法不公,希望相关部门为他维护合法权益,还他一个正义和公道。

同时,许鸿举报: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的部分领导组织形成了一个自上而下又横跨重庆市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的司法黑社会。该司法黑社会利用不法人员控制的公司充当商业掮客,在社会上广泛地参与商业活动,骗取遵纪守法的商人信任投资其推出的工程项目,然后严重违约、拒不办理结算等方式,占有他人投资款,或者利用其控制公司财务的便利条件,转移和侵占他人投资;或者欺骗他人相信其实际投入资金,今儿骗取他人更多的投入资金,然后使用转账的方式将他人的资金悄然转移。当他人与这些商业掮客发生纠纷后,这些隐藏在商业掮客身后的司法官員就开始指示审理案件的法官大肆枉法裁判,恶意打压我的种种行为。

许鸿向记者讲述了案件的来龙去脉。

投资1500万有去无回

2011年9月8日,许鸿与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签订《工程合作施工协议》,约定许鸿和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各自投入一半工程款(各投1500万元,根据实际需要双方同等追加投入)全垫资承包柳工重庆西南工程机械再制造有限公司一期厂房项目,项目收益均分。



工程合作施工协议和补充协议


该项目施工开始后,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不遵守约定投入工程款,在许鸿的强烈要求下,双方于2011年12月17日,签订《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许鸿工程合作施工补充协议》,其中明确:①双方确定用三峡银行九龙坡支行作为该项目的支付和回收款的专用账户(账号0105014210000450),由甲乙双方共同监管使用,任何一方不得挪用;②甲方(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现未到位的差额投入资金在签订合同后30日内全部到位,并存入指定账户;③双方中任何一方在对等投入时,多投入的资金按月利率3%计算利息,未到位的一方支付给多投入的一方;④双方中的任何一方违反该协议的任何条款,由违约方向守约方支付该项目总价10%的违约金。

上述补充协议中的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差额投入款项的金额,根据2011年12月2日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老板梁国平手书确定为1052168.00元。

该补充协议签订后,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仍然不及时支付投资款,整个项目的施工款项都靠许鸿的投入支撑。项目实际全部竣工交付时间为2012年11月22日,竣工手续的办理时间为2013年5月。

项目竣工交付后,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既不与项目发包人柳工重庆西南工程机械再制造有限公司办理工程结算,也拒绝与许鸿办理项目投入与收支结算。

法官拉偏架乱判案

2015年11月,许鸿向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白市驿法庭起诉,要求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向许鸿支付不按照约定投入工程款违约金与其他违约金,并申请法院办理投入资金与收入资金的司法审计。


一審判決書


2015年12月,许鸿向该院提出了第二个诉讼案件,希望向柳工重庆西南工程机械再制造有限公司要求清偿债务,并在该案中提出了代为办理项目结算的申请,该案因为违约之诉案尚未审结,故中止审理。

一审法院决定对本案实行简易程序审理。许鸿提出异议,认为本案是涉及工程施工的投资协议案件,证据齐全,需要专门人员进行司法审计,应该适用普通程序审理。一审独任审判员杨华东拒绝了许鸿的请求,也不同意许鸿提出的向柳工重庆西南工程机械再制造有限公司调取证据的申请,以及进行投资和收入资金的司法审计。

当许鸿向该院派出法庭的庭长兼该院专职审判委员邓均反映独任审判员的违法审判行为时,该庭长向许鸿索贿。许鸿说,当时他身上没有多少钱,仅有本来准备给父亲看病的一万元现金,都给了邓均。许鸿答应邓均,另外的钱待有了就给他。

邓均即答应许鸿的要求:公正审理本案,办理司法审计和调取证据。后来,许鸿实在是不甘心被索贿,加之本来因为融资投入项目施工,需要归还别人借款,手里紧张没有钱给他,邓均就变了脸,强迫许鸿于2016年10月去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之对账。许鸿去了,但是梁国平拒不拿出项目财务资料进行对账,由一个已经离职的会计来与许鸿简单算了一个帐,即便是这样的一个不真实的对账,梁国平都拒绝在上面签字。

案件几经延期,直至2017年1月10日左右,在许鸿的强烈要求下,独任审判员杨华东作出判决,驳回我的全部诉讼请求,并将判决书的时间倒签为2016年的12月,但是许鸿的律师去拿判决的时候有签署时间,这个时间是在2017年1月。

二审法院法官和稀泥

“二审的种种违法审理,导致最初的合议庭被我申请回避。”许鸿说,他上诉后,对邓均违法索贿与干预案件审判的行为进行了举报。

重庆市五中院监察室柳主任接待了许鸿和他的代理律师,他们反映了一审中的种种问题,许鸿讲述了自己被邓均索要贿赂的过程。


二審判決書

同时,许鸿重点反映了两件事:

其一、许鸿举报邓均后,接到了市五中院纪检室的工作人员电话向他核对是否做出了举报,这个核对电话后的第二天上午,他就接到了邓均用办公室电话打给他的威胁电话。

其二、在许鸿接到邓均威胁电话后不久,即接到九龙坡区人民法院传票,恢复对许鸿向柳工重庆西南过程中制作有限公司代位诉讼的审理程序,邓均即实现了他的威胁。

许鸿和他的代理律师随即向柳主任反映了这一情况,他也认为这个时候恢复代位诉讼案件的庭审是不合法的。许鸿和他的代理律师还提出,该案的承办法官姜婷应该回避。柳主任要求许鸿和他的代理律师写出回避申请书,由他转交九龙坡区人民法院。但是,该申请书的申请被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分管民二庭的吴宏院长驳回。吴院长本身就分管白市驿法庭和民二庭。原本,白市驿法庭的审判员姜婷调到院里的民二庭,依然是他领导。

在后来的举报过程中,柳主任与许鸿和他的代理律师有过多次接触和询问,他告知许鸿和他的代理律师:邓均告诉柳主任,他知道许鸿举报的事情,是因为许鸿曾经在该派出法庭去立案,他经过立案大厅时,听到许鸿在接打电话,许鸿在电话中说他举报了自己,不是因为市五中院有人泄漏了举报秘密。

但是,许鸿到移动电信公司打出了那段时间的通讯流水记录,流水记录显示,邓均说的那一天的时间段里,他跟本就没有打过电话。因此,许鸿向柳主任陈述这一情况时,他没有作出反应。

后来,市五中院对邓均进行了诫勉谈话。

法官竟不依法强制执行

许鸿上诉后,市五中院组成了合议庭,承办法官是黎明,审判长是商雪梅。许鸿和代理人向承办人提出了司法审计和调取证据的书面申请,他们当时答应说可以考虑。

第一次开庭,许鸿又当庭提出这样的申请,他们不同意,许鸿随即提出要求合议庭回避的书面申请,市五中院接受了许鸿的申请,随后合议庭更换申威为审判长和承办人,其他法官也做了更换。

在更换了合议庭后,许鸿和代理人依法提出了司法审计和调取证据的申请,新的合议庭同意了调取证据的申请,给许鸿出具了律师调查令,许鸿根据律师调查令调取了补充协议中确定的那个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三峡银行账户的流水,以及九龙区税务机关关于柳工重庆西南工程机械再制造有限公司厂房项目的纳税资料。

市五中院新的合议庭也向中国工商银行九龙坡支行调取了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账户流水。但是,关于司法审计的申请,审判长询问许鸿的意见,他说根据许鸿的诉讼请求,如果许鸿坚持要求做司法审计,根据惯例二审法院会发回一审法院重新审理,如果放弃司法审计的申请,根据现有证据足以证明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违反合同约定的投资款到位的事实,这样二审判决就会很快作出。因此,许鸿放弃了司法审计的要求,二审法院也作出了部分支持许鸿的诉讼请求的判决。

在二审的时候,许鸿和代理律师就请求二审法院责令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向法院提交其诉称的2012年1月18日的中国银行江北支行子都分理处的贷款合同、银行流水和合同附随资料,二审法院也作出了要求其提供的命令,但是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只向二审法院提供了银行流水。许鸿和代理律师还向二审法院提出了要求按照证据规则对其作出不利的证明责任的负担决定。

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代理律师邓晓峰,其妻子曾经在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担任书记员,据悉其妻与曾任该中院院长、后任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并分管立案工作的王忠伟交情莫逆!后来,邓妻在渝中区人民法院担任法官。

二审判决生效后,许鸿向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提出了强制执行申请,该院立案后,张璋千方百计推脱执行和拖延执行,并不依法向被执行人发送相关文书,还在被迫外出执行后,在协助执行人之一的重庆福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办公室辱骂许鸿,大骂许鸿“不是个好东西”。许鸿有录音作证。

高院法官像黑社会人员

为此,许鸿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和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提执的申请。最后,由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指令重庆市永川区人民法院管辖执行。

案件交到重庆市永川区人民法院后,由该院执行局王元烽科长做承办人,但是这个新的承办人也是种种推脱,导致接近一年的时间没有执行。


高院判決書


这些案子不执行不是不能执行,而是他们不愿执行,因为在起诉之前,许鸿就进行了诉前财产保全,查到了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有五个协助执行人,冻结了工程款。

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于2018年下半年提出了再审申请,2019年1月7日举行了再审听证会,在再审听证会上,承办法官熬宇波当庭指出申请再审方所提交的证据,依法不属于法定的新证据。但是,半年后,突然裁定有新证据证明原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和有新证据证明原判决错误。关于熬宇波的再审申请人没有新证据的庭审发言,许鸿有听证会笔录作证。


再審判決書


再审审判合议庭由重庆高级人民法院审监庭的刘战平为承办人和审判长,该庭的另外两人为合议庭的成员。

许鸿告诉记者,刘战平在审判程序中,充分表现出了他的偏听偏信和视正当程序为无物的权力任性,其主要表现如下:

1、帮助再审申请人造假后欺蒙许鸿

再审中,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提交的重要新证据就是中国银行江北支行的流动资金贷款合同与账户监管协议、银行流水。

第一帮助是:贷款合同本来有10页,刘战平只给许鸿其中的5页合同,就想开庭进行法庭调查,许鸿的代理律师强烈反对,认为证据不全,搞证据突袭,在合议庭其他成员的反对下,刘战平被迫同意要求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提供全套的贷款合同给许鸿,并另行选择开庭时间。

第二帮助是:许鸿发现流动资金贷款合同与账户监管协议、银行流水是经过伪造的虚假银行文件后,强烈要求合议庭调取该份证据原件加以核对,他先是不同意,后来在许鸿提交了相关证据证明这样的银行单据不真实后,他被迫去了中国银行江北区支行。但是在重新开庭时拒不释明合议庭去该行调查的情况,在许鸿的代理律师的强烈要求下,不得已说他去调查了,银行回复紫都分理处已经撤销,许鸿在庭上当即反对说这份合同与紫都分理处无关,是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中国银行江北支行之间签订的,该合同的文件在该支行是有存档的。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许鸿和代理律师亲自去了该支行,该支行的行长亲口告诉许鸿和代理律师,流动资金贷款合同与账户监管协议、银行流水的档案不存在,该行没有发放过这样的贷款。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老板梁国平找过他们,希望他们帮忙做假证,他们没有同意。这次谈话,许鸿和代理律师进行了录音取证。

在2020年6月7日拿到证据后,许鸿就电话告知了刘战平的书记员李元凤,告诉她银行证据是假的,但是刘战平6月8日就通知许鸿和代理律师拿再审判决书,判决许鸿败诉。

总结再审法院的审判违法,许鸿发现:

第一,安泰公司挪用许鸿投入的200万元工程款,许鸿按期投入了约定资金进入共管账户安泰公司三峡银行账户,安泰公司旋即私自将其中的200万元划入其中国银行账户,这从两个银行账户的资金流水即可明确。安泰公司未与许鸿协商取得同意,私自挪用侵占许鸿投资款200万元。对柳工项目部2012年5月24日至6月26日投入报账情况和许鸿与安泰公司补充协议约定之共管账户——三峡银行账户之资金流水进行对比研究,我们发现本次对账中,安泰公司进行欺诈对账。

第二,安泰公司在庭审中解释称,自己在2012年1月18日获得了中国银行江北支行流动资金贷款1500万元,自己将这笔贷款中的3959563元用以支付了2012年1月5日至2月22日之间应该投入的合作款,这笔贷款的第一笔为2012年1月16日到账的1140万元。从中国银行江北支行2012年1月1日-2012年1月31日期间银行资金流水上看,银行没有发放这比流动资金贷款的流水记录,同时该银行也没有这笔贷款的合同档案。2012年1月5日至2月22日投入报账情况及其附件《投入明细》与《付款明细》中安泰公司言称的3959563元投入款及其明细均是诈骗许鸿而制作的。

第三,许鸿和代理律师于再审庭审中强调该笔许鸿投入款被转走,但是合议庭不记录、不查证。

第四,证据造假,合议庭对安泰公司在庭审中的虚假陈述不查证,反而包庇。许鸿发现对方证据造假后,向公安局报案,但公安局不立案、不调查,还告诉许鸿及其代理律师,他们管不了。

关于证据造假的具体实证为:1中国银行贷款合同,监管协议,中国银行流水,2重庆三峡银行安泰公投流水多处,3柳工退质保金函。

柳工退质保金函见如图

其与柳工合谋制作这一假证据之目的见如下图

除开上述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诉讼中证据造假以外,在许鸿诉柳工代位权诉讼中,安泰公司与柳工也有合谋造假,具体见如下图:


第五,许鸿和代理律师向合议庭提交了多次书面申请,请求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向中国银行重庆市江北支行调取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之签订的2011年流动资金贷款协议及其附属的全部合同文件,法官刘战平去了该行进行了调查,银行方面反映他是在2019年12月去的,但是在2020年1月14日的第三次开庭中,刘战平对其前往调查的事实只字不提,还是在许鸿的代理人当庭询问后才说,中国银行江北支行紫都分理处已经撤销,没有纸质档案留存。许鸿的代理人当庭表示不满意,说申请调取的是中国银行江北支行的存档文件,不是紫都分理处的存档文件,该贷款合同是发生在江北支行与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之间的,即便是没有纸质文件也会有数据文件存档。此段对话充分显示刘战平当庭撒谎。

第六,安泰公司的投入未查实,仅凭柳工项目明细汇总上数字,逻辑混乱不清,为什么这样说呢?原因包括:1、安泰公司的梁国平未签字盖章认可。2、上面只有许鸿投入和梁国平投入,没有安泰公司投入,许鸿只跟安泰公司有合作协议,跟梁国平没有合作协议。3、项目所缴纳税额是假的!(而许鸿说,他有税务局纳税证明)。4、安泰公司多收了的我们共有工程款还有1251038.30元在账上,安泰公司何来多投?5、既然重庆高院判决安泰公司违约为何只付利息不付违约金?

法检公然合流枉法

再审判决许鸿败诉后,许鸿提出了抗诉申请,提交了银行贷款合同、账户监管合同和银行流水是虚假的证据,也提交了该支行出具的重庆市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账户资料,重庆市检察院六部的刘中华检察官承办抗诉申请案。

在春节前,他告诉许鸿和代理律师,他要搞一个听证会,听取双方的意见,以查明案件的问题。但是春节后,他突然就下了不同意抗诉的决定书。许鸿和代理律师认为,他这样的行为就是欺骗办案。

许鸿认为,重庆市的司法系统里,无论是法院系统还是检察院系统,如果没有一个高层领导涉案,实在是无法想象这样多的司法机关都为了同一个当事人违法。

许鸿说,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分管立案二庭审理再审申请的副院长是王忠伟,分管审监庭的副院长是时任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黄明耀。在刘战平违法审判的时候,许鸿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的每一位副院长、院长进行了反映,刘战平在判后答疑的时候,很得意地告诉许鸿和代理律师:“你不是有投诉我吗?你看对我有什么影响!”


编辑:点赚